<em id="nr73d"></em>

    <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rp id="nr73d"><track id="nr73d"></track></rp><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em id="nr73d"></em>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粵讀粵精彩 > 會員新書架 > 馮娜 | 《尋鶴》

          馮娜 | 《尋鶴》

          更新時間:2018-10-23 來源:廣東文壇

          微信圖片_20180918113651.jpg

          ●作者簡介

          馮娜,1985年出生于云南麗江,白族。畢業并任職于中山大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廣東文學院簽約作家。著有《無數燈火選中的夜》、《尋鶴》等詩文集多部。曾獲華文青年詩人獎、美國The Pushcart Prize提名獎等獎項。參加二十九屆青春詩會。首都師范大學第十二屆駐校詩人。

          《尋鶴》一書作為“第29屆青春詩會詩叢”之一,由謝冕先生作總序。 該書共收錄了詩人創作的100余首詩,集中展示了詩人近年來的創作實績。詩歌內容涉及少數民族文化及其與現代文明的融合和撞擊、風物人情、現代生活等等;詩歌不僅發掘日常生活的精妙瞬間,還對自然、歷史、生命、時空、人類文明等命題進行了深刻的體察和思考。正如批評家劉波所言,“馮娜的詩有著‘經驗自我’的獨特視角,她試圖借寫詩來建構個人的主體性,發現并呈現個人對自身、對他人乃至于對整個世界的深情”,“她的詩不是以女性的直覺,而是以詩人的敏銳在激活我們這個時代的詩性。”馮娜的詩歌從不同角度、層次和視野展現了一個在現代都市生活的白族青年、新時代知識女性的心靈風貌。

          ●名家點評

          在浮躁的社會文化語境中,沉靜的書寫可以帶給詩歌以深度和溫度。馮娜是一個融合著沉靜與沉思品格的詩人,她的語調是簡淡的,然而在簡淡的語氣下包藏著她對事物悖論性的認識。  ——西南大學教授、詩評家 蔣登科

          馮娜的詩歌最鮮明的特點,或許就是存在于她詩歌中對生命的信念。在一個信念潰敗的時代,這批有著信念的激情與力量的詩歌,就顯得彌足珍貴。 ——中山大學教授、詩評家 謝有順

          在真實與虛化中,我們看到的一切都具有了來自于馮娜個人而又超越了個人的普世性經驗。正因如此,馮娜的詩歌語言既帶有知性,又帶有來自于個人經驗的詩歌之真。  ——中國作協創研部研究員、詩評家 霍俊明

          聽說你住在恰克圖

          水流到恰克圖便拐彎了 

          火車并沒有途經恰克圖

          我也無法跳過左邊的河  去探望一個住在雪里的人

          聽說去年的信死在了鴿子懷里

          悲傷的消息已經夠多了

          這不算其中一個

            

          聽說恰克圖的冬天  像新娘沒有長大的模樣

          有陽光的早上  我會被一匹馬馴服

          我迫不及待地學會俘獲水上的霧靄

          在恰克圖  你的

          我多需要一面鏡子啊

          馱隊卸下異域的珍寶

          人們都說 骰子會向著麻臉的長發女人

            

          再晚一些  露天集市被吹出一部經書的響動

          你就要把我當作燈籠袖里的絹花

          拍拍手——我要消失

          再拍一拍,我變成燈盞

          由一個游僧擎著,他對你說起往生:

            

          水流到恰克圖便再也不會回頭

          你若在恰克圖死去  會遇見一個從未到過這里的女人

          尋鶴

          牛羊藏在草原的陰影中

          巴音布魯克  我遇見一個養鶴的人

          他有長喙一般的脖頸

          斷翅一般的腔調

          鶴群掏空落在水面的九個太陽

          他讓我覺得草原應該另有模樣

            

          黃昏輕易縱容了遼闊

          我等待著鶴群從他的袍袖中飛起

          我祈愿天空落下另一個我

          她有狹窄的臉龐  瘦細的腳踝

          與養鶴人相愛    厭棄  癡纏

          四野茫茫  她有一百零八種躲藏的途徑

          養鶴人只需一種尋找的方法:

          在巴音布魯克

          被他撫摸過的鶴  都必將在夜里歸巢

          疑惑

          所有許諾說要來看我的男人  都半途而廢

          所有默默向別處遷徙的女人  都不期而至

          我動念棄絕你們的言辭  相信你們的足履

          迢迢星河   一個人懷抱一個宇宙 

          裝在瓶子里的水搖蕩成一個又一個大海

          在陸地上往來的人都告訴我,世界上所有水都相通

          云南的聲響

          在云南  人人都會三種以上的語言

          一種能將天上的云呼喊成你想要的模樣

          一種在迷路時引出松林中的菌子

          一種能讓大象停在芭蕉葉下  讓它順從于井水

          井水有孔雀綠的臉

          早先在某個土司家放出另一種聲音

          背對著星宿打跳  赤著腳

          那些云杉木  龍膽草越走越遠

          冰川被它們的七嘴八舌驚醒

          淌下失傳的土話——金沙江

          無人聽懂  但沿途都有人尾隨著它

          接站的母親

          一群人中她的身影最安靜

          除了出生那一回  我的車次從不早到

          每一趟車都掠起一陣風

          只有她不被吹拂

          遠行人都毋須懷揣時鐘 

          命運的特赦是往返于彼此平安的目光


          我在車上多站了一會兒

          她的頭向車道左方微仰著

          我想起抵達珠穆朗瑪峰的那個黃昏

          在那承受億萬年隆越的洪荒

          每一塊化石都刻滿溫柔、衰弱、憂懼……

          我站在天空底下

          一只鷹沉默地飛向旗云

          它的心事  我都聽見

          ……

          友情鏈接: 人間雜志社 全國各省市作協官網 中國作家網 網易讀書頻道 國內各大文學網站論壇博客 廣東各地市作協文聯官網 廣東各大文學網絡論壇博客

          ©廣東省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粵ICP備06014976號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術支持:廣東羊城晚報數字媒體有限公司

          男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