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nr73d"></em>

    <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rp id="nr73d"><track id="nr73d"></track></rp><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em id="nr73d"></em>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粵讀粵精彩 > 會員新書架 > 石耿立 | 《青蒼》

          石耿立 | 《青蒼》

          更新時間:2018-10-23 來源:廣東文壇

          微信圖片_20180918113657.jpg

          ●作者簡介

          石耿立 ,筆名耿立,中國作家協會會員。2014年第五期《北京文學》封面人物;作品獲第四屆在場主義散文獎;第六屆老舍散文獎,《中國作家》第二屆“中山杯”華僑華人文學獎;散文集入圍第五屆“魯迅文學獎;獲山東省第二屆泰山文藝獎”;《緬想的靈地》列《北京文學》評選“2010年中國當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悲哉,上將軍》2010年列《北京文學》評選“2009年中國當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散文多次名列中國散文排行榜前列。

          《青蒼》是一冊散文合集,精選了作者近年創作的27篇歷史散文、鄉土文化散文。“青蒼”是一種借代,歷史是汗青色的,而土地是蒼黃的。 

          歷史中個體生命和生命里的精神,過往人、事對當下的啟迪和召喚,總能引起作者不懈的關注:《緬想的靈地》等歷史篇章,都重在以細節挖掘歷史,以良知叩問人心,對那些耳熟能詳的歷史人物,究根家國離亂之際他們的人情人性、道義擔當,他們的高尚與卑瑣,超拔與游移……力求逼近有血有肉的歷史現場;寫晚清人物慈悲落寞,幽微處見大義,寫他們的際遇、沉浮、人格與氣節,發掘出歷史不為人細看的側面。

          鄉土散文是作者數十年創作生涯的堅守,作者對生于斯長于斯的魯西南平原,有著透徹骨髓的靈魂觸摸與感悟。書中關于鄉土的文字是困厄于現代都市文明的作者,對詩意的鄉園童年,黃壤平原的風物遺存,故土風物的描摹,且與故土之思合二為一、互相引發;家園是人處世立命之所在,平原深處的父老總會牽動人情感最柔軟的部位,寫父親的痛與通達,母親暮年的無奈,親情的脆弱與不可靠,有淚水也有鞭痕;田園淪喪令人扼腕,是身為一有良知知識者對故鄉失守的深層社會思索。

          ●名家點評

          耿立散文讓我有一種更為深刻的體會,那不再是對童年生活美好的回憶,也不是對過去沉重的感喟,而是站在一個高度的視角上,對人生或者生命又多了一層體悟,那是一個達觀的文人經歲月打磨后的臻于成熟的境界。長期以來,在我們的評論家和讀者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正統的文學觀念,就是所謂散文,是用于敘事和抒情的具有適度篇幅結構的溫和的文體。但耿立的散文不是簡單的紀實或者抒情,一味地靠流暢的文字敘事來打動讀者。讀耿立的散文,你有時候分不清究竟更準確地說是小說還是電影抑或散文,大概是用散文的語言,來構筑小說中扣人心弦的情節,電影中意蘊悠長的鏡頭吧。這可以說是耿立散文的小說化和電影化。 ——許評

          一是細節是耿立思考并關注的,立足細節的物質性或真實性,體察、感悟豐厚的精神,也即歷史與精神的兼具與融通,是耿立歷史散文寫作的基本原則;二是所謂的精神,主要是指立足個體生命、精神(或個體認可的共性價值等)的人文內容。耿立散文追求的是反映歷史規律的“鐵的事實”,而進一步的追求則是一種悲天憫人的人文情懷。 ——程日同

          耿立的鄉土文字,美在沉潛,美在對鄉土隱性生存內質的精準發現、描述和深刻剖析:關注現實生態:《向泥土敬禮》《誰的故鄉不沉淪》《誰刪減了黑夜的濃度》《美學格子》,介入現實生活,揭示故鄉信仰的懸置、良知的缺失、道德的淪喪:《致不孝之子》《匍匐在土》《宰了他,狗日的》,美在靠近“良善、尊嚴、誠實、擔當、難度、飽滿”。耿立用自由不羈、新鮮獨到的思想和精神,打著“木鎮”石氏印記的書寫方式,為當下鄉土散文創作注入了強大的活力。“散文的現在時不妨多注入一些鈣質,使散文的骨頭硬一些,身板直一些”。這種“風骨”之美,比“美文”的閑適、柔弱、輕淡要有價值得多,讓我們知道在散文的閑適、馴服之外,還可以有呼喊,有憤怒,有渴望。帶給我們的是意想不到的深刻與驚訝。 ——王麗娟

          ●精華選讀

          第二天將軍死了,他身邊倒著一個戰士,就是昨晚啜泣的戰士,他的鑌鐵大刀砍翻七個鬼子!

          當將軍從昏迷中醒來,借著火光,他對身邊滿面淚水的傳令兵說:“軍人戰死沙場原是本分,沒有什么值得悲傷。”然后囑咐告之母親不能盡孝,言畢而逝。這不是私人間的話。趙將軍臨死的話,有一種悲壯,還沒有看到敵寇潰敗,自己卻舍命疆場。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軍人是應該戰死沙場的,趙登禹將軍就是提著腦袋去拼殺的,在中國,從來孝優于忠,忠孝不能兩全時,兩權相較,大部分國人選擇孝,少數人才像岳飛、趙登禹將軍那樣,對母親沒有盡孝,先去盡忠。趙登禹殉國時,其母年逾七旬,備嘗老年喪子之痛;其妻倪玉書時年僅二十七歲,身懷七月身孕,華年喪夫;存世的兒女,其子四歲,其女兩歲,尚不解生離死別,即與父親陰陽暌隔。

          今天想象復原將軍們的行跡,我熱血沸漾,但又悵然若失,日人寇我之時,先是精英賣國,從汪精衛到周作人這樣的“五四”文人。

          趙登禹將軍和他們比起來,是粗人,在民族危如累卵,山河飄搖,一些人物能夠自持,已屬不易,但也是底線,而趙登禹將軍是用一腔子血灌溉腳下熱土的。其實,平常歲月,天下是大人物的天下,到了國家不可收拾的時候,才想起興亡關乎匹夫。如果說趙登禹將軍受多少民國的恩澤,那恐怕不會太大,從小顛沛流離,碾轉溝壑。但是,他內在的一種心理品性和地域性格規定著他制約著他,這根深蒂固的文化一脈在趙登禹將軍的大刀上,也在他的菊花情懷里,熠熠閃爍。

          趙登禹將軍殉國后,在夜間由北平紅十字會草草掩埋,幾天后,陶然亭內龍泉寺的僧人們將趙登禹將軍的遺體取出,用烈酒和毛巾擦拭將軍身上的血痂。那張臉血肉模糊,但趙登禹將軍圓目怒睜,那是一張不屈而莊嚴的臉,在燭光下,凜凜正氣呈現在出家人面前。方丈用手為將軍合上眼,用一潔白的粗布,覆了上去,棺材上了蓋,打下了木釘。和尚們點上了一炷香,插在上頭,開始誦經。趙登禹將軍被龍泉寺的和尚用柏木棺材在夜間盛殮了,就暫厝于寺內。和尚們崇敬將軍偉岸的人格,在以后的日子就一遍又一遍地給棺材上漆,怕棺木朽腐,那棺材后來就變得锃亮逼人。趙登禹將軍的棺木在龍泉寺被僧人秘密守護八年,有時和尚說棺木里有大刀的錚錚聲、馬蹄銜枚疾走的風雨聲……佛教沒有國界,但和尚有國籍,這些能托死生的大德高僧們,受曹州后生一拜,為將軍,也為我們歷史的血脈!

          ……

          (節選自《趙登禹將軍的菊與刀》


          友情鏈接: 人間雜志社 全國各省市作協官網 中國作家網 網易讀書頻道 國內各大文學網站論壇博客 廣東各地市作協文聯官網 廣東各大文學網絡論壇博客

          ©廣東省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粵ICP備06014976號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術支持:廣東羊城晚報數字媒體有限公司

          男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