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nr73d"></em>

    <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rp id="nr73d"><track id="nr73d"></track></rp><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em id="nr73d"></em>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粵讀粵精彩 > 會員新書架 > 丁燕 | 《工廠女孩》

          丁燕 | 《工廠女孩》

          更新時間:2018-10-23 來源:廣東文壇

          微信圖片_20180918113654.jpg

          ●作者簡介

          丁燕,女,詩人、作家。上世紀七十年代生于新疆哈密,八十年代開始發表作品,2010年移居廣東東莞。出版有《工廠女孩》《工廠男孩》《木蘭》《雙重生活》《沙孜湖》《和生命約會40周》《第一個365天》《午夜葡萄園》等。作品曾獲得魯迅文學獎提名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非虛構獎、新浪年度“中國十大好書”、文津圖書獎、徐遲報告文學獎大獎、百花文學獎散文獎、《中國作家》“鄂爾多斯”文學獎、廣東省魯迅文學藝術獎等。

          我希望把東莞更深刻地記錄下來,而對這個特定地點和特定時刻的記錄,是重要的。當我走進工人租住的瓦房區,穿過攤販混雜的集市,路過墻面滿是裂縫的小樓,發現一叢青草綠焰般燃在半空時,總會被這些具有“舞臺效果”的街景,震得雙眼圓睜。

          是的——東莞不是我的出生地,但我卻不能拒斥和漠視它所呈現的全部細節,我無法將自己“孤立”出來。面對新遷地,我既是旁觀者,又置身其中,這種既親切又疏離的觀察角度,讓我看到的東莞,不同凡響:它既不是城市化程度很高的大都市,也不是沉溺于鄉村酣眠的小城市,更不是有著明確中心區的中等城市,它的形態更復雜多樣,生活更斑斕緊致,它像一塊毛茸茸的生活切片,如果被輕易忽略,那將是作家犯下的巨大錯誤。

          然而,我并不想寫一本關于東莞發展的大書,而只是以個人的視角,來平視、體會、接觸這個城市,我希望我所寫下的不僅僅是街道、小店、大排檔、農民房,還有一些更具有物理重量的真實故事,我希望在袒露我的觀察的同時,更能有一些事實引起大家的注意,而對某種特定群體的謊言及誤解,有所甄別;同時,我希望我的寫作是一次審美活動,藝術活動,而不是直接的吶喊,或時事評論。

          這樣的要求在操作時是自設藩籬。首先,我要寫的是真人真事;其次,又不能僅限于一種平鋪直敘的報道。我的態度要相對客觀,文筆要更嚴謹,同時,我在說出我所知道的真相時,又不能違背我的藝術本能。

          ●名家點評

          作者丁燕在接近不惑之年去當女工的勇氣和堅韌令人敬佩,正是因為有這樣長時間的親身體驗,她才對女工的生存狀態有了真實、細致、具體的感知,才寫出了這部血肉豐滿的紀實作品。    

          ——著名作家周國平

          作家丁燕是近幾年在非虛構文學創作上成就斐然的作家。她所寫的幾部非虛構文學作品,既有涉及大自然文學和環境保護重大主題的,如《沙孜湖》,也有從女性角度觀察自身和世相的《孕婦周記》等,更有將視線投放到廣大新產業打工群體的社會性題材《工廠女孩》和《工廠男孩》,這些構成了她非虛構文學創作的強有力的三大支點。    

          ——著名作家邱華棟

          作家丁燕深入東莞的電子廠一線調查青年男工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讓我們得以看到在流水線之外這些年輕人與這個時代的關系,以及他們對家庭、愛情、婚姻等內心需求。

          ——著名評論家王雁翎

          ●精華選讀

          定居小鎮后,第一次出門買菜,看到莞樟路上穿梭著女工、奔馳著廂式貨車,我被震懾得不能動彈,像看一場3D片。

          現實中國的巨變,遠非書本、影視所描繪的那樣,真相是:在中國追求現代化的變革時期,個體的社會地位已發生改變,打工族業已形成特殊的群體形態,這個新型系譜學的建立,已創造出一個新的話語空間,預示著一種社會抗爭新蛻體的出現,以及一場自下而上的沉默的社會革命的到來。無視這個群體的出現,將完全不能理解當下之中國。

          “有禮貌、誠實、服從,技術熟練……”這樣的招工標準下,女工比男工更具優勢。

          有資料顯示:在外出打工的農村勞動力中,女性比例約占百分之八十;而在東南沿海某些輕工業企業中,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工人,是年齡在二十五歲以下的女性。這個數字的含義是駭人的:它意味著女性群體將挑戰現存的城鄉二元對立結構,更試圖重構國家和社會的關系,還會改變傳統的父權制家庭制度,重塑男女性別關系。

          決定去工廠打工,是作為新莞人的我,必須要去補的課。

          在新疆,我常見到這樣的游客:斜倚著一匹白馬,站在松樹環繞的湖泊前,讓別人咔嚓一張照片,以為帶走了這里的一切;在東莞,當我從酒吧、餐廳和劇場走出時,我感覺自己就是那愚蠢的游客。那些大理石的地面、水晶燈,它們太干凈、優雅,毫無泥腥味,讓我覺得,我根本不在東莞,這些被量化的細節,僵硬而跋扈,讓我始終在外圍,無法擺脫程式化的框架,受它們擺布。

          我知道,比任何想象、閱讀、泛泛之談都更強有力的方式就是——將自己的肉身作為楔子,插入生活內部——只有這樣,才能徹底挽救自己。有時,把身體交出去,把眼睛、手指和心臟交出去,讓它們的觸角帶回陌生,讓記憶以更慢的速度遺忘,也許,是最古老、直接、有效的辦法。

          當我試圖去打工時才發現,我幾乎已喪失了這種機會。穿行過“大量招收女普工”的紅色橫幅,我在警衛室被擋住:只招收18—35歲的女工。我走出貼滿廣告的小巷,看到有個賣甘蔗的老人正在削皮,他指著一堆甘蔗說:中間的這段最甜,兩塊,兩頭的一塊。我的心尖一抖。女孩子們的全部青春折合起來,就值兩塊錢嗎?

          我終于找到家電子廠,它的最高年限是四十五歲。

          進入車間后,我發現生活如此輝煌:它龐大,豐富,令人敬畏;我同時發現,人們對女工的了解少之又少。如果我自己沒有動手干那些活,我會把車間想成和辦公室差不多的地方,但從車間走出后,我知道,街景下的東莞,是被簡約化的東莞,現實的東莞,始在車間里隱而未現。

          ……



          友情鏈接: 人間雜志社 全國各省市作協官網 中國作家網 網易讀書頻道 國內各大文學網站論壇博客 廣東各地市作協文聯官網 廣東各大文學網絡論壇博客

          ©廣東省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粵ICP備06014976號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術支持:廣東羊城晚報數字媒體有限公司

          男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