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nr73d"></em>

    <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rp id="nr73d"><track id="nr73d"></track></rp><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em id="nr73d"></em>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粵讀粵精彩 > 會員文選 > 陳東明:一次在山野月夜的旅途

          陳東明:一次在山野月夜的旅途

          更新時間:2018-08-13 來源:中國作家網

          一條窄小、彎彎曲曲望不到盡頭的泥沙馬路,在月光的鋪灑下,不時映射出道路兩旁路樹的倒影及路面的黃沙。經過一片又一片的山林,那林中傳出咕嚕咕嚕的鳥叫聲聽來有些令人感到凄切可怕。當路過廣袤無垠的農田時,那些微弱的蛙蟲聲在空曠的夜空中隱隱傳來。

          一路上,沒有碰到過一個陌生的路人,也甚少有汽車路過。偶然有一輛汽車經過,黑暗中車燈射出的燈柱顯得格外明亮,燈光中現出揚起一陣陣如煙似的灰塵在飄揚,當汽車駛離后黑夜依舊如前。走過一里又一里,難得望見一個村莊。當看到時,遠遠的村莊露出一些微弱的燈光,以及聽見遠處傳來幾聲汪汪的狗吠聲,這時才會讓人感覺大地還有些生氣。

          初夏荒郊原野的夜晚顯得十分寧靜,寧靜得讓人的心里感覺有點可怕。因為行走在這條空曠荒無人煙的路,都是些大城市中沒出過遠門的中學生,那條路他們從來沒有走過,也不知道還要走多久才是盡頭,這時候他們不禁從心里感覺這世界是那么萬籟俱寂。

          那年的初夏行走在這條路上,分別有我和同班的同學楊勝、詹樹根三人。他們背著背包,手挽塑料水桶裝著的日常生活用品,就在這條看不到盡頭、蜿蜒曲折漫長的泥沙公路上艱難地前行。他們在從化的龍潭公社與級里全體同學一起,徒步他們要趕著到前面的源潭火車站露宿,再乘坐次日的過路火車回廣州。途中他們三人掉隊,落在級里大集體的后面。

          其實,一路上面對的風景并不差,面對月兒高掛空中,當經過山邊那一大片松樹林,路邊的溪水潺潺流動并發出嘩嘩的響聲,要是平時,我準會吟上兩句唐詩宋詞——“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今天實在沒這心情。天黑、掉隊、荒涼、饑餓,還要趕夜路,這讓我對原本美好景色的描述產生了迥異。

          “東明,前面還有多長的路要走啊?”長得瘦弱的詹樹根有點口吃地問。

          “你問我,我問誰呀?”回了詹樹根同學,接著我又補充說:“級長和工宣在出發前對著全體師生不是說了嗎,全程大約要四個多小時,可以在目的地源潭火車站吃晚飯。”聽后,兩位同學默默無語。

          那時同學們都沒有手表,確切的時間都不知道,但天黑了很久,估計已經走了四個多小時,還在漫長的路上艱難地行走。

           再走了一陣子,我關切地問了問好友、患有輕度夜盲癥的同學楊勝,“看得清道路嗎?”

          “還可以,今晚的月亮比較明亮。只是腿走得很痛,肚子也有點餓了。”楊勝回答。

          “我也一樣腿很痛,只能堅持了。大隊同學和老師都將我們拋得很遠了,我們掉隊已經拉得很后了。”我這樣對兩位同學說。

          平時話多的詹樹根,這時也因為走得十分吃力而無語。

          已經掉隊的我們三名男同學,后來路上又遇上掉隊的年輕女校醫梁醫生和另外其他班的三名女同學,合起來就是共七人了。當中兩個女同學一個手持樹枝作手杖,走路腳一拐一拐的。另一個臉色也蒼白,顯然走得相當吃力。

          梁校醫和三名女同學一見到我們幾位男同學,心情似乎像掉到大海的人撈到一個救生圈那樣高興。

          我們都理解梁醫生和幾名女同學的的心思,在這漆黑寂靜的路上,鬼影都沒有一個,幾個女同學走這條路心里是發慌是無疑的。當遇見幾個男同學心里就有了安全感,對此我們十分理解。

          一路上,梁校醫總拿話題主動與我們說話,鼓勵大家走路精神點,她用溫婉的聲音明確向我們幾位男學生表達:“希望您們不要走那么快,盡量陪我們一起走。”我們答應了與她們結伴同行。

          那年代,男女同學之間總是保持著一定距離的,同班的也沒有什么話說。而面對這幾個不同班的女同學其實也不認識,只是面熟,加上走得也很累,也沒吃晚飯,幾個男同學根本沒有心思與她們說話。

          路途上,一位女同學走到臉色蒼白,氣吁吁,我們不時停下來稍作休息。這期間,我自己也找了一根比較粗的樹枝作手杖,楊勝幫那位身體不舒服的女同學提行李。這樣子,我們就像一群在電影中打了敗仗的傷兵,步履艱難地向前走。

          上述情形是在1970年的5月下旬,我所在的廣州市一所中學初三級其中的五個班、大約250名師生,在完成首批建設分校后輪換回廣州,他們要在從化龍潭的分校徒步走到清遠的源潭火車站,乘次日的過路火車回廣州的路上。

          那年代,城里的每一所中學普遍都要到偏遠的鄉村建分校,我的學校也如此。建分校的工作就是挑山石和泥磚建房子,扛杉木作房梁,另外還要幫當地生產隊插秧苗,每天的工作時間比較長,而且是重體力活,相當辛苦。

          離開分校那天的下午2時30分,級長和進駐學校的工宣隊一名負責人對全體師生徒步到源潭火車站進行了布置。級長說:從這里出發,經過村后的山路約走七、八公里的路程就到清遠的烏石村,再沿著主干公路一直往前走,大約用四個小時就可以到達火車站了,為此他專門坐汽車對這條線路進行過一次偵察。然后在火車站露宿一晚,乘坐次日上午九時的過路火車返回廣州。最后級長還補充說:至于晚餐,同學們可買些餅干作干糧,也可以到達源潭火車站后在那里的飯店吃晚餐。

          其實,我們年級在所駐的村莊建分校,那里根本就沒有商店,因此就無法買到級長所說的餅干,甚至也沒有帶水。因為那時我們的同學一般比較耐渴,心里只想著能早點到達火車站在那里吃晚飯。

          在級長和工宣講完話后,隨后班級以整齊的隊列出發了。最初的幾公里,隊伍的步伐還能整齊一致。走著走著,由于快慢不一,隊伍就散亂了,到最后就像一群趕集的人群,由于我個小體力不好。于是與同學楊勝、詹樹根三個同學與集體拉下來。

          紅日西沉,當落日的余暉最后一刻留戀了一下亮麗天空的彩云后,就一頭扎進黑沉沉大地的深淵中。夜幕下,一撥又一撥的同學從我們身邊經過,我們是掉隊無疑,但也很可能在我們的后面,還有一些柔弱的女同學在艱難地行走。

          走過了清遠的烏石村之后不久,就碰上了前面所說的梁校醫與三位女同學。

          一路上,天還是那么黑,路還是感覺那么漫長,每個人的雙腿都走到很麻木。大家一路無語,只有默默趕路,只有梁校醫,不時講些小故事逗逗大家,但也很難讓同學們提起精神。

          在漫長的道路上,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終于看到前面的燈光漸漸多了起來,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亮。

          看到了燈光,大家就像茫茫大海中迷失方向的航海船看到了航燈一樣,信心也就增添了不少,于是就盡力往前走,最后終于走到到了源潭火車站,再看看車站的大鐘,時針已經指向晚上十時多。

          車站的大廳,見到不少早已到達的同學三五個圍成一堆在交談,想必大家就這樣在車站打個盹挨到天亮。我和楊勝、詹樹根三人拖著疲憊的身體,在街上除便買了點吃的,然后回火車站與同學們聊天。問起他們是什么時候到火車站?他們都稱只比我們早到約半小時左右,說還有一些同學沒有到達,級長和一些老師已經在回去的路上接他們。

          回想起級長當時稱這段路程要大約走四小時,而我們這些同學,足足走了八個多小時、有些甚至十小時才到達源潭火車站。這些都是我們原先沒有想到的,這恐怕是我和大多數同學長那么大,背著行李、拎著水桶走那么長的夜路,應該還是第一次。

          ……

          許多年后,我查地圖并也實地開車經過當年在從化龍潭公社徒步到清遠源潭火車站那段路的路程,兩地相距約40多公里。而查部隊行軍的時速:急行軍時速為10公里左右;常行軍,徒步日行程為25~35公里,時速為4~5公里。這對于從沒走過夜路、全是些十三、四歲的少年學生來說,加上要攜帶背包、手拿水桶等行李,其實四個小時是根本走不了的。

          我想,級長說四個小時能走到源潭火車站的話,其實就是他轉述當地走慣山路的老農說的話,因為學校誰也沒有走過。

          驀然回首,歲月如歌。現時的學生,再也用不著到鄉村親自動手建分校,也用不著背著背包拎著行李,走幾十公里的夜路到火車站露宿,乘次日的過路火車回家。只是我有時在月夜之時,行走在寧靜的郊外,想起當年學生集體趕夜路的那幕往事就會縈繞的心頭,揮之不去。


          友情鏈接: 人間雜志社 全國各省市作協官網 中國作家網 網易讀書頻道 國內各大文學網站論壇博客 廣東各地市作協文聯官網 廣東各大文學網絡論壇博客

          ©廣東省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粵ICP備06014976號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術支持:廣東羊城晚報數字媒體有限公司

          男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