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nr73d"></em>

    <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rp id="nr73d"><track id="nr73d"></track></rp><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em id="nr73d"></em>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粵讀粵精彩 > 會員文選 > 許鋒:在商言善

          許鋒:在商言善

          ——讀邰治冶長篇小說《翻盤》

          更新時間:2018-06-25 來源:《珠江晚報》 2018年6月9日

          毋庸置疑,我們都是“房奴”——不是“房奴”的人,要么歲數太小,要么活得太糟。對于有的人而言,這種生活狀態妙不可言,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炒房炒成大款——而更多的人對于房子既愛又恨。

          一般人對于房子的理解止于“售樓部”,富麗堂皇的售樓部傳遞出的信息只與一套套房子有關,在售樓先生、小姐巧舌如簧中,一般人忙不迭地交定金、簽合同、押上后半生的幸福指數,并從此開始小心翼翼地規避可能出現的各種人生風險,以期最終完全得到一套房子。而對于房子的開發者——開發商,則知之甚少。偶爾,有的男人可能會在經過售樓部時,狠狠地瞪它兩眼,如同當年劉邦和項羽撞見秦始皇的車隊時,一邊羨慕,一邊忿忿不平,因為地球人都知道,售樓部的富麗堂皇正是建立在房奴一臉菜色的基礎上。

          其實,開發商也活得不容易。邰治冶的長篇小說《翻盤》為讀者撕開了開發商美麗的外衣,以一種全新的視角詮釋財富凝聚與稀釋的過程。

          “元山現代城”是城市中心的一個樓盤,銷售前景可觀。但是,開發商田一珉為了實現更快速發展,將本來屬于“元山現代城”的4000萬元資金挪走,投資“海灣綠苑”項目,結果導致“元山現代城”資金短缺,不能及時支付材料款、工程款,并在歲末年初的鐘聲里“迎來”了討債的農民工……

          俗話說,一分錢難倒英雄漢——4000萬元難倒田一珉,在企業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各色人等次第登場,演繹了一場驚心動魄的“項目”爭奪戰。

          準確地說,《翻盤》并沒有為讀者提供什么所謂“內幕”,如果你試圖從《翻盤》中獲悉開發商倒買倒賣、囤積居奇、官商勾結的“小道消息”,恐怕會失望。因為作者精心刻畫的“田一珉”不是一個利欲熏心的人,反而,時常顯出北方人特有的“忠厚”,或許正是他忠厚的品性,才讓他在異地他鄉不斷劫后重生。

          商戰是商業游戲從低潮、起伏至高潮的過程。《翻盤》作為一部好看的商戰小說,對于“游戲”中出現的各色人物均有獨具匠心的刻畫,比如吃里扒外的徐明凱、忠肝義膽的于飛、陰險奸詐的林發全……“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逐利”,成為小說的關鍵詞,但不同的人物對于“利”有不同的理解,田一珉信奉的是“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

          關于商戰的小說,早已如過江之鯽。但關于房地產商愛恨情仇的小說,似乎不多見。《翻盤》帶給讀者的既有爾虞我詐的商業規則體驗,亦有悲歡離合的人性起底,而且,各色人等復雜的欲望、性格貫穿小說始終,使作品在“在商言商”的基礎上自然滑向“在商言情”,為作品的可讀提供了持續的動力。

          本書作者邰治冶曾在房地產公司任職,對這一行業的熟悉使得他在作品創作過程中以生動的文字駕輕就熟,適時張揚與內斂,將驚心動魄的“翻盤”處理得榮辱不驚——更為難得的是,作品中雖然也有一些情色描寫,但最終“在商言善”的基調讓小說充滿了正能量。

          《翻盤》 邰治冶 著  廣東人民出版社 2018年3月 定價:45元


          友情鏈接: 人間雜志社 全國各省市作協官網 中國作家網 網易讀書頻道 國內各大文學網站論壇博客 廣東各地市作協文聯官網 廣東各大文學網絡論壇博客

          ©廣東省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粵ICP備06014976號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術支持:廣東羊城晚報數字媒體有限公司

          男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