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nr73d"></em>

    <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rp id="nr73d"><track id="nr73d"></track></rp><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big id="nr73d"><big id="nr73d"></big></big>

          <noframes id="nr73d"><em id="nr73d"></em>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粵讀粵精彩 > 會員文選 > 許鋒:享海

          許鋒:享海

          更新時間:2018-06-25 來源: 《光明日報》( 2018年06月22日 15版)

          我站在陽臺上,向遠處張望。眼底黑魆魆一片,什么都看不見。我望著天,很久,才發現一顆很淡很淡的星。聽到了水聲,又混雜了扶搖直上的人的嬉戲與嘈雜,時有時無。我確信,前面是蒼茫一片,浩浩蕩蕩——因為,那是海,是惠東的海,雙月灣的海。

          人的睡眠,大概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呈衰退之勢。夜里,在我半夢半醒時,又聽到水聲——“嘩……嘩……”當我豎起耳朵,凝神想聽得更真切時,它又遁去。然后,我應該是枕著海聲,又睡著了。海聲能夠安眠。

          醒來的時候,不知道是幾點。我去拉窗簾,簾布很厚很重,像被風扯著。剛開一條縫——猝不及防,海聲,像是在陽臺潛伏了一夜,瞬間涌進來,灌滿我的耳朵,灌滿整個房間,在各個角落嘩嘩地起伏,沖刷,翻卷,隱退,周而復始——而此時,陽臺外面,仍黑魆魆一片。夜,還沒有醒來。

          我坐在陽臺上,海聲由遠及近,越來越清晰,似有千軍萬馬齊齊沖來,不斷撞擊黎明的門。我使勁分辨著天。微弱的蒙蒙的亮,讓天的輪廓顯現,卻惟恍惟惚,似有似無。但能夠辨別出云的影子,很濃,很沉,如煙,如墨。墨的邊際無限外延,如莽莽的林海,林海之中,有樹高聳著,密密匝匝,仿佛從海上生,突兀地,倔強地,撐著整個天。

          東方既白。藍色的天幕漸漸開啟。

          天邊,先是出現了幾朵瘦云,纖纖裊裊,又紋絲不動,靜止在藍色的幕里。漸漸地,天更亮了些,云,層層疊疊,白里裹著黃,裹著紅。林海,已經消失,撐著天的那些樹,都被浮云取代。那浮云,像燒了幾個世紀的巖石,有的淺紅,有的深紅。正前方,一大朵云正在行走,濃墨重彩,緩緩散開;然后,第二朵,第三朵,一朵接一朵——云騰挪開的天空呈現一片蔚藍。我看見了整個海。極遠處,水天相接的地方,海與火燒巖一般的云渾然一體;之后,海浪起伏,由遠及近,向我沖來,海聲四處彌漫,像要把我淹沒和吞噬。

          海面和海上的天空更加明朗。此時,準確地說,天不是蔚藍的了,是淡淡的藍和淡淡的白相混合,清雅,雋永,像一篇沾著晨露的美文。面朝大海,我的眼睛沒有死角,整個海,以180度的寬容,為我呈現。

          海的咸咸的氣息,帶著一縷與生俱來的潮氣。

          前方的云,突然猛烈地紅了起來,像正在燃燒的炭火。而后,整個天上的云都紅了。只是,它們仍是紋絲不動的,是靜止的。海浪卻更加激烈地涌動,嘩嘩的,我的意識,仿佛已經置換為公元前六世紀的戰場,千軍萬馬在沖鋒,在陷陣,在咆哮。我閉上眼睛——大海威嚴地列隊,演繹雄壯的樂章,如奔馳的列車帶起的風聲,如儀仗隊的齊鳴,如排兵布陣的吶喊。那巨大的聲音令人眩暈,令人緊張,令人興奮,令人壓力重重。此時,人類的世界仍是靜止的,一切的聲音,都來自于海,它是海的嘯叫,海的鼓點,海的分崩離析,海的愛恨情仇。

          滄海桑田,驚心動魄。

          突然,海聲逝去了,無影無蹤。

          萬籟俱寂。

          半空的云層,褪去紅暈,不再像火燒的巖石,而是如潔白的羊毛,如白色的錦緞。

          所有的紅,都集聚在我的正前方,我的下方,離海最近的地方。紅藏在一片云之后,云已經豁開一個口子;紅,像熊熊燃燒的炭——呀,火苗竄出來了,刺眼的火苗在舞動,在搖曳;接著,半圓出來了;接著,大半個圓出來了。這時,是早上5:48。接著,整個的圓出現在東方。

          不可思議,海剛才所做的這一切,竟是為了一輪紅日的升起;剛才片刻的寧靜,竟是為了歡迎日出而蓄足了勢的一場隆重的禮。

          鮮亮與柔軟的紅日很快地離開了海面,噴薄而出的暖意,仿佛一個巨大的鵝蛋黃,融著黎明的清涼。一縷朝霞,打在海面上,打出一束光影。光影浮在海上,悠閑,恬淡。

          一名漁夫,挑著擔子,沿著海,沿著沙灘,由北而南,昂首挺胸地走著。

          紅日映照著他的身,剪出一個健壯的影子。

          我在享海。他也在享海。


          友情鏈接: 人間雜志社 全國各省市作協官網 中國作家網 網易讀書頻道 國內各大文學網站論壇博客 廣東各地市作協文聯官網 廣東各大文學網絡論壇博客

          ©廣東省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粵ICP備06014976號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術支持:廣東羊城晚報數字媒體有限公司

          男人的天堂